藏在校园中的梨园

  • 文章
  • 时间:2019-01-03 16:46
  • 人已阅读

描画初夏的雨天 当气温表上的指数嗖嗖往上窜,蚊子悄然来袭,西瓜滚滚而来时,我便意想到夏公子哥儿的莅临。 闷热的空气如蒸笼,我脸上的汗水一颗又一颗接着落下,划过我的脸颊。教室里的老电扇曳曳地摇晃,一丝又一丝风仍摆脱不了咱们的汗水。望着窗外明晃晃的太阳,心里似有一点发虚,认为那光线亮得是那末扎眼───我真认为自己似乎一缕青烟,要磨灭在这灸热的火炉中。 太阳光线似火星般飞溅,它让我感觉我光裸裸地暴晒在它的面前,我讨厌这强烈地凝视。可它如影随行,无论我走到天涯海角[注:描述极远的处所,或相隔极远。],都逃不出它的掌心,它有限地窥视着你的内心,似乎想把你的苦衷尽收眼底[注:览:看;余:残存。一眼看去,所有的风物全瞥见了。描述建筑物的布局不迂回转变,或诗文内容平平,不回味。],使你躲避不及。 几天的躁热,本来是风雨在蓄势。 雨哗哗的落下,似白雾,似轻烟,围绕周围。“哄”地一声闷雷,惊醒了我,“刹“地一道闪电,划透了我,烦闷已久的心闸顿开,仿如盘古开天地[注:指人类起头有了汗青。]的混沌初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