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敬亭新剧根据同名小说改编“求婚”浪漫

  • 文章
  • 时间:2018-12-27 09:40
  • 人已阅读

篇一:关不上的心窗傍晚时分,家里正值农闲时节,家家户户走街串巷,访亲探友,有的三五成群在大街上闲聊,聊聊家常,唠唠嗑,生活也算是安逸的很。夜深了,周围十分的安静祥和,月亮皎洁清爽,月光温柔的撒在树木花草上,给这田园的夜晚增添了几分静谧与祥和。————-题引反反复复的打开文档,想写些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写,在家呆了也有些时日,每天都在反思自己,思绪就好比错综复杂的数学题,题越难,越引人入胜,吊人胃口,我总想解开这些困扰我很久的思绪。记得我曾看到过徐志摩的一篇散文《再剖》。他在文章里写到过“我要孤寂,要一个静极了的地方……。森林的中心,山洞里,牢狱的暗室里……再没有外界的影响来逼迫或引诱你的分心,再不需要计较旁人的意见,喝彩或是嘲笑,当前唯一的对象是你自己,你的思想,你的感情,你的本性。那时它们再不会躲避,不曾隐遁,不曾装作;赤裸裸的听凭你查看,检验和审问。你可以放胆解开你最后的一缕遮盖,袒露你的创伤…。那才是你痛快一吐的机会”。我想在这样静谧的夜晚,在家,这个静极了的地方,我也可以将自己的思想。感情,本性。拿出来好好的查看,检验和审问一番。至少我不会,去躲避,去隐遁,去假装,我也迫切的想知道自己摘下面具会是什么样子的?此时我自己也觉得,探究自己也是一件令人着迷的事情。夜深了,窗外的老槐树披着一层皎洁的月光,树叶儿在微风的轻抚下,慢慢的摆动,变幻着身姿,于此时我只想点一棵香烟,吞吐着烟雾,慢慢的,慢慢的将思绪沉淀,然后慢慢的将思绪,一点点的拆开,也将自己的心灵之门打开,在这安静的自然环境下我开始披露我的情愫,而自己作为自己的聆听者,用心的聆听自己的心声。农村的时光,是清闲的,如同一缕薄薄的烟雾,清闲的时候,我就经常的看着槐树发呆,这一呆就是一整天,我在想以后,现实对我来说是残酷的,可是我不能气馁,我必须坚持,坚持自己的梦想。有些时候,我也会被现实与压力弄得烦躁,甚至不堪忍受,那是我没有勇气面对现实,更没有勇气面对这个脆弱的自己,我像极了懦夫,可又总以为自己是个骑士。就好比;堂吉诃德一样的自以为是,把世界当做是假想敌,把自己当做是了不起而又伟大的骑士,可是我什么都不是,我只不过是虚设或者幻想出了种种美好,来欺骗自己,让自己奋斗,让自己努力,让自己进取,我没有目标,更迷失了方向,每天还沉醉在自己虚设和幻想中的迷梦中不肯醒来。说起来我真是个脆弱的人,我无法审视自己的思想,更无法披露自己的感情,也不会展露自己的本性,也许真的是我太脆弱了,以至于都没有勇气来还原那个真实的自己。也许那个真实的自己,只留在了那个纯真的烂漫的年代。说起来我真是一个可悲的人,我以为我的灵魂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不用伪装,不用隐遁,更不用来掩饰自己。可是的确,我真的不够强大,我刻意的压抑自己,就连在自己深爱的人面前,也同样是压抑,掩饰,伪装自己。我不敢向她坦言,自己的爱意,在不恰当的时间,地点,掩饰着我内心的渴望与恐惧,那副表情真的很痛苦,很丑陋。说起来我真是一个自卑的人,即使没有了阻碍,即使没有了逼迫,即使没有了嘲笑,我也不敢摘下伪装的面具,生怕自己留下什么把柄,让现实,钻了空子,让自己暴露在炎炎烈日下。也许我还在积累勇气,那是的我也许会坦然的面对篇二:推开心窗远远的望推开那扇心窗远远的望,泪水妖娆,入眼的是痴而不伤的胡杨!毕业了,可工作安排的事一拖再拖。“爸、妈,我准备明天去广州找事做。”吃晚饭时,我向爸妈说出了埋藏已久的想法。“曼珠,妈————”妈没说完,端着一叠碗筷走进了厨房。爸抖抖索索地点燃了一支烟。从小到大,我都是爸妈的最爱。优异的成绩,是爸妈人前人后笑靥如花的资本。妈蹲在厨房没出来。良久,爸笑着说:“好啊,女儿大了,该飞了!”爸的笑晶莹剔透。揣着爸给的钱、带着妈煮的鸡蛋,在爸妈担忧的眼神中我到了广州。一出站台,都市的现代气息就扑面而来。尽管是清晨,但络绎不绝的车流、熙熙攘攘的人群、悬崖峭壁的玻璃墙、盘旋曲折的立交桥、光怪陆离的灯光————真让我有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我定下神来,仔细观察了附近一番,然后找到一个电话亭。还好,爸妈昨夜反复叮嘱的那个亲属没有失言。想起爸妈昨夜叮嘱的神态,我不禁“扑哧”一声笑了。我想起了朱自清在《背影》中写的父亲嘱咐茶房一折。此时的我,就像一只飞出笼中的鸟儿。太多太多的憧憬随我的翅膀在飞翔!快一个月了,我高翔的翅膀在现实的墙壁上撞得伤痕累累。南方人才市场有我流连忘返的身影,大街小巷有我踽踽独行的寻觅。记得刚来广州那俩天,在车上碰到一个同去人才市场的姊妹,我们信心勃勃。在进入大门时,我们击掌而励:“天生我才毕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天生我才毕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月朗星稀,我独坐在亲属为我租的出租房外的水泥坪上。失望在我身上攻城掠地。泪水在我脸上肆无忌惮。第二天,我拒绝了亲属的一再挽留。我准备离开千军万马竞争撕杀的市中心,到番禺去碰碰运气。我拨通了他的电话。“曼珠,听到你要来,我昨天下班后,连忙为你租好了房子。”刚下车,胡扬树就给了我一张灿烂的笑脸。然后,一把夺过我的行李。三年的时光,没在胡杨树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胡杨树依然白皙高瘦秀气。唯一变化的,觉得人活泼了许多。“曼珠,在广州找事做,要靠运气。运气好,马上搞定。运气差一点,就要点时间。不过,没广系了,有我,在这里放心找工作。”胡扬树用他的善解人意来驱逐我内心的焦灼与失望。胡杨树是我高中同学,比我大半岁。说起来还有点缘分。高一到高三,他一直坐在我前面。就凭这点,我俩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死铁兄妹。胡杨树总留着三七开的小西装发型。不过,也好。衬上白皙的面孔、高高瘦瘦的身材,他倒也有几分秀气,像个读书人的样子。但是奇怪,尽管他很勤奋,可成绩却提不上,总徘徊在中等水平。为此,我没少帮他,也为此,我没少骂他:“光皮丝瓜,不顶用!”高三第一学期,一个邻班的男生给了我一封信。我撕了。我懒得理呢!我心中只有三个字“象牙塔”。终于,在一个回家的路上,胡杨树与那个青春之水暴涨的男生打了起来。自此,我又恢复到宁静之中。他帮我,是理所当然的。不过,作为感谢,我不再骂他。第二学期,他有点鬼鬼祟祟的感觉。而我,忙于功课,也不再搭理他。终于,在一本书中,我发现了他写给我的字条。下午,我约他到操场一角。我拿出字条,当着他低垂的涨红的脸,撕了。然后,丢下三个冰冷的字“象牙塔”。他落榜了。但他不失落。他来信说他九月份去广州找事做。说得很阳光。第三天,胡杨树兴冲冲地跑来,大声地说:“曼珠,明天我们厂招管理人员,待遇很好。你条件挺符合的,好好准备一下吧!”胡杨树说得没错,这是一个规模很大的工厂,待遇确实挺好的。确实挺好的,我被分到了生产课当见习课长。胡杨树呢,此时就在生产课的流水线上忙个不停。“认真工作。”第一天,我就站在胡杨树的身后,虎着脸说他。但一出了车间的门,我就笑得蹲下了腰。“好你个曼珠!”一下班,胡杨树就追了上来————半个月后,胡杨树已是生产课的组长了。他已成了我最亲密的助手。难得,胡杨树还记得我的生日。刚与爸妈通完电话,胡杨树就一脸阳光走了进来:“祝你生日快乐!”接着,众多的兄弟姊妹一窝蜂拥了进来————这一晚,在生日蛋糕上的烛光的诱惑下,我醉了,我醉得一踏糊涂。我醉得不省人事。是胡杨树,让我在它乡亨受到了浓浓的亲情!是胡杨树,让我漂泊的心有了短暂的宁静!迷迷糊糊中,我被“通通通”的捶门声惊醒。睁开眼一看,亮晃晃的一片。哎呀,天早就亮了,南国的阳光渗过玻璃窗,正温柔地在我被子上撒欢呢!及到了!我赶忙穿好衣服,打开房们。“急什么急,今天周末呢!”胡杨树走了进来。“哦!”我叹了一口气,又倒在床上。“快点洗漱,今天我们去莲花山玩。”莲花山是番禺的旅游胜地,早就神往了。听胡杨树这一说,我一骨碌坐起。厂门口,生产课的兄弟姊妹就像一群兴奋的麻雀,叽叽喳喳地热闹着。“课长来了,欢迎欢迎!”这帮可恶的麻雀!夜的军团早已侵占了天幕。路俩旁的灯光就像俩串珍珠项链,熠熠闪烁。而车流红红的尾灯就像一条串连的红樱桃。车内,大家还沉浸在兴奋中。“请胡杨树和曼课长合唱一首歌。”“好啊。”起哄声,掌声轰成一片。“唱夫妻双双把家还。”哄声中,胡杨树热切地看着我。忽明忽暗的灯光中,似有甜蜜和幸福在他脸上闪烁。“胡杨树,唱!”我大声地回应————第二天,我交给他一封信。看着他兴奋地转背,我眼泪盈眶。婚姻是女人的城堡。城堡的男主人将与我耳鬓厮抹、相濡以沫。登上我的城堡不会一马平川。我的城堡之门也非胡杨树能开。“胡杨树,见过曼珠沙华这种花吗?叶茂花失,花盛叶尽,生生不同期。佛说,它又叫彼岸花,永远在彼岸悠然绽放。此岸心,唯有在此岸兀自彷徨.看得到,却那样遥不可及;钟意的,却那样无可奈何。”一切都没发生。突然,我接到了母亲的电话:“曼珠,你爸已把你工作安排好。速回,不要让爸妈当心。”在父母眼中,我永远是出巢的雏鸟,在危机四伏的森林里跌跌撞撞地飞翔。爸妈的牵挂是一根绳,离家近一年了,这根绳扯得愈来愈紧了。站台上,兄弟姊妹已把我的行李在车内放好。趁着开车的间隙,他们与我道别。珍重的话语中有伤感在流动。胡杨树默立一旁,凄然无语。车子发动了,我走向车门。“曼珠,我能抱你一下吗?”胡杨树凄然作声。我转过身,张开双臂。我心中的城堡在这一瞬间蹦塌于地。“————就要分东西,明天不再有关系,留在家里的衣服,有空再来拿回去————我可以抱你吗爱人,让我在你肩膀哭泣,如果今天我们就要分离,让我痛快地哭出声音————我可以抱你吗爱人,容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你也不得已,我会笑笑地离去————”张惠妹的旋律哀转缠绵。别了,我五湖四海的兄弟!别了,我天南地北的姊妹!我们曾朝夕相处!再见了,帮我、疼我、爱我的胡杨树!你永远在我心中!十年后。屏幕上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的号。点击:“曼珠,我是胡杨树。你好吗?”“好,好啊!胡杨树,你在哪里?过得开心吗?”我十指翻飞。“我在西北。过得挺好的!曼珠,知道胡杨树吗?西北才是它的家————”我停了下来,晶莹的泪光中,我看到了立于漫天黄沙中的胡杨树: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猎猎西风中,守一份爱,痴情地呼喊:我是胡扬。我是胡扬!敲击着湿湿的键盘,我吟、我唱:推开那扇心窗|我远远地望|泪水妖娆|入眼的是痴而不伤的胡扬|我是来自魔界的一朵曼珠沙华|魔在我身上下了别离你的蛊|曼珠沙华|开在彼岸的花|我顺流而来|渡水而去|请不要再把我牵挂……篇三:打开心窗一枝花能有多少色彩,一个人能有怎样的对白,尘封的心灵又有多少无奈?只是因为那心窗还迟迟未开,为了曾经,为了未来,请将心窗轻轻打开,让阳光照进那扇孤寂的窗。(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曾几何时,朋友曾跟我说:“如果生命需要束缚,那么追求便是最好的工具”听着那份近乎哀伤的感叹,我什么都没说,只有静默。眼里闪过一丝怅然若失,“那么如果有一天生活拒绝了你,你又该怎么办”?我淡淡地问自己。不知道岁月到底要积攒怎样的过往,我们才懂的年轮般的坚毅,年轮般的过去真的可以见证一个人的成长?有那么一天,我想用尽全力,去抓住生命里的那一束明媚,可是当我拼尽全力却发现,结果依然显得那么无能为力,于是我沉默地低下头,封闭属于自己的那一块桑榆之地,封闭心扉。最美的年华,我交给了静默,叛逆的青春,我选择淡然、沉默,我告诉自己,没有什么是真正无法割舍的,只是需要些时间而已。因为那些曾经我爱过的人,蓦然回首,早已经物是人非。平静的面对,错过的人,错过的事,如烟。因为凡是错过的即成为过客,即是过客就都成了别人的风景,不是吗?只是这样的时光,这样的此刻,记忆突袭,不觉泪湿,其实我更加讨厌这样的自己。无法真正拾起,无法真正握住,那种似真似幻的迷离带来的只是一次又一次不可名状的落寞。过往在时光的沙漏中已经消失不见,而我有什么资格,有什么理由要去死守着不放开。无数个暗夜里,我抬头仰望,到底是夜的黑,还是璀璨的星光在笼罩着我的世界?一直在寻找漫天的星星,一直在寻找闪烁的光芒,一直在寻找灵魂所在的方向,是否,只有在这样静谧的夜里,我才能释怀,打开心扉,将心底的那份哀愁与伤感悄悄放逐……。是否有一天,我会示弱,放下我所有的坚强,只愿岁月安好,便是晴天……如果可以,我不再那么要强,不再那么固执的灼伤身边的人,如果可以,我一定把姿态低到尘埃里,只是大半的岁月里,我把所有的激情交给了奋斗,一份对人生的执着与追求鞭策着我必须向前,所有的情感只能归于平淡,所有的悲伤只能隐藏,所有的坚强都必须展示,因为不愿意沉沦,不愿意堕落,于是宁愿选择含着泪微笑,也不愿哭着说后悔。一层苍白,涂抹着一层层年轮,蜕变成一道记忆的伤口,沧桑的深刻心间。或许我注定在今夜看不到漫天的星星,可是,我依然不会放弃追逐明天,用心在象牙塔的四壁涂抹生命的配角,那串青春的紫风铃翻阅着那一册浅装的古书,无法诠释,却也不需要诠释。每天想着不同的问题,感受着不同的烦恼,有一种“人生天地间,呼如远行客”的感觉,很多事情既需要学会安然有不止于现状。生命犹如是一样,如果安逸潭中的宁静就永远也流不进海洋,但如果放任自流,有可能会闯入沙漠荒原又干涸,只有既不安于宁静,又不放任自流才会奔腾不息。轻轻推开那一扇关闭已久的窗,弹去灰尘,一股凉风袭进心间,头脑清醒了许多,释然了很多,因为谁都不是谁的谁,谁都没有责任为谁停留,不是吗?许多梦想来不及抓住便消失在来来去去的风里,静静的思考片刻,停顿瞬间,豁然开朗,沿途的风景,逝去的美好,纵使万般无奈,可时光却不会因此停留,我们依然需要前行,当世事经过,谁也无法再找到那最初的自己,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风景与人文,早已在转身时被时光的沙漏悄悄掩去。俯下身,轻轻拾起那一束明媚,微笑着,继续前行……篇四:心窗风吹落一地鸿书,发黄的信笺,窗口眉目明朗的少年。一个人独自在小房间思绪飘向一个时空,空气中氤氲着湿润的气息,乳白色的轻烟在云端变幻,清透的雨丝飘打碧绿的窗玻璃外,偶有伶仃的飞鸟掠过翠绿的枝头,在迷茫的烟雨中,寻找着属于自己的方向。而我一直向前。梦想着自己回到家乡三月的春光端坐在长满青苔的浣衣石上池塘里倒影着绿树青山,田野里白色,紫色,红色,黄色,披着自然的彩衣,舒展着细致的朵儿,诉说着梦的呓语,小草花舞动出了春的气息,给绿油油的草地作悠长的怀想。清晨雨露落在花朵上,江南仙子多情得爱着它。喜欢一起在田野里奔跑,在长着芨芨草的天地里翻滚,哼着小曲儿,做着我们未来的梦。两人背靠着一遍一遍练习这句我们爱的祝祷文当阳光照在水面上,那是我们思念,当朦胧月色洒在湖水里,我爱念你生命中无数次期待爱情之花开在晴光下穿梭过薄雾弥漫的时光只为等待那一场杏花烟雨,粉白色花瓣编织一个春天的梦。东风的寒冷胜了早春的日光。忘不了含蕊的花苞盛开在江南花季里……。。。北国的冰冷严寒让我更爱那江南。心中畅想我那迟来的春天。那些花雨嫩蕊怒放的岁月,留在了记忆里,越飘越远。装一个水乡的约会在梦里,那青春的故事走得无声无息。这样一次清澈的南北别离,过往中短暂欢好似烟花划过,带走所有一生关于你的记忆希望生命中,有那样一个人,有那样一段时光,可是忽然发现,这样的希望,似乎已经存在了过去,而现在,自己才缓缓明白。那唯美而青涩的情感,似乎触手可及,可是就像电影放映一样,当我背起行囊搭上北上的火车,慢慢远离,任何呐喊或是眼泪都追不回来了,永远篇五:心窗【学会放弃,珍惜自己】如果你还在依恋,那曾经让你魂牵梦绕,没有结局的情缘;如果你还在为一次欺骗耿耿于怀;如果你还在为离去的亲人悲泣暗伤。请听我先为你讲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军人要去执行特别的任务,特别危险,生存是零的希望,于是留下信,告诉暗恋他多年的茹,自己没爱过她,请她另选择。他在那次任务中离去,在离去前,他把所有的军功章,交给战友,让战友一定转给深爱的茹,并告诉她,他是爱她的只怕离开了会伤害到她,军功章是属于她。因为生活的忙碌,战友在八年后才想起那感人的遗愿。当找到茹时,本以为她听到这样消息会感动的痛哭流涕。而看见的是茹结婚了,她接下了军功章,很平静的说:“是的我们曾经爱过,都已经过去。”她话里没有任何忧伤与痛。不要怀疑她很残忍,不要怀疑她的爱是假,不要怀疑她没有良心。只是她懂得放弃,每个人都有得失,失去的都会隐隐伤痛,希望失去的会让你更加成熟,更加珍惜自己。有舍才有得,在取得之前,要先学会付出。【学会放弃,创造奇迹】灯火辉煌处,也许你对现世安稳中,执子之手的爱人不满,心中还在为年少轻狂时,情窦初开的悸动而遗憾。为何要让自己生活的如此沉重,有些记忆不应该去回忆的就不要回忆,该放弃的就要放弃。每次的放弃才会让你新的升华。打开你心中的枷锁,放下心头的包袱,带着已经属于你的爱人,为寻找更多的幸福轻松上路。星光灿烂下,也许你在为事业的失败,夜夜望星难眠,惆怅万千,停止不前。成功关键在于心,心有所梦,才会美梦成真。心中有爱,爱才会圆满。不要为一次碎梦的雨季,就放弃所有的晴天。不要因为一次的失败,就不敢选择另一条路,关起所有梦幻的心窗。放弃那些不应该有的记忆,为梦想杨帆。天上若真的掉馅饼,如果不是你就站在馅饼的落点,无论如何它是落不到你的身边。【学会放弃,风景美丽】人生总会为,一些人,一些事,一些本不重要的闲言,让自己心烦。朋友你的事业很重要,让我们不必去计较那些,本不应该伤害我们的无聊闲言。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事,勇敢去闯。新的里程,新的追逐,刚刚起步本很艰难,请你轻松上路,不要有任何与事业无关的事情来压抑自己。让自己的心窗自己擦亮,你的明天才更加辉煌。有一个老人和一个年轻人坐船结伴旅行,年轻人在老人面前,讲不完心里的郁闷与无奈。上了岸老人说:“年轻人,你把我们坐过的船背起上路吧。”年轻人惊讶说:“船太重了背起怎么上路。”老人笑着说:“那就把你心里那些比船更重的包袱放下,那些不要的记忆全放弃。这样你才有精力,看更多美丽的风景,才不会错过更美的春天。痛苦,孤独,寂寞,眼泪,这些对人生都是有用的,它使生命得到升华,但须臾不忘,就成了人生的包袱。”把记忆的心河内,那些该放弃的就随时光一起消失吧,人生不能太负重。谁的情怀,还在消瘦如秋;谁的内心,还在为错过暗伤;谁的风帆,还在为挫折停留在港湾;谁还在为一些无聊的闲言,无奈感叹;亦还有谁,在为一个虚拟的承诺守在心田。人生本就短暂,把那太多的记忆重新整理,不该留起的记忆,全部放弃。为心灵开启另一扇窗,窗外定会风景如画。篇六:轻叩心窗,试着释然秋,容易伤感的季节,很多时候,人就莫名的惆怅,莫名的伤感,莫名的浮躁;都不知那一纸忧伤,怎么回望去寂寥里,静谧的夜色里,借酒以抚那人心扉,不知何时枫叶落,淡淡秋愁悄已至;浅浅的秋里弥漫着淡淡的愁,淡淡的烟雾里弥漫着浅浅的新愁;那正如我喝下的酒,苦涩的麦香浸入肠胃;想要凝结我的血液;阻止我的思绪,却不知早已枉然。此时,心绪难宁,让情愫伤满怀;秋风无情,让落叶飘满地。那景那人,早已一地的零碎,此时你眼角或早已湿润,却不知那人可否在意?言语在我们面前是那般的无力,无声的呐喊注定将无功而返,嘴上的不介意,只是给自己找的借口,远不如内心的自私;远去的旧愁不要让它从为新忧,伤感一是首永远写不完的诗,匆匆开始就要匆匆告别。但那灰色云层里,却有记忆闪闪发亮。或许你以记住那人我的眼眸,转身的悲悯;谢幕的电影,永远不要去想它的忧伤,擦肩的心动,落在了自怜的影子里,只能无奈,因为有一种相见,不会再来。聚时淡然一笑,散去挥手作别。本不是同路人,怎又能强求同行呢?只是,情已动,难割舍。一次不经意间的心动,并不能成就一个美丽的故事,因为在人生之中,得失不一定那么重要。工作如此,生活如此,感情亦是如此。生如浮萍的尘世间,你又何必如此在意,打开自己的心窗,学着去释然。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982385.html